科学视点

新冠肺炎危重病人肠道紊乱,为何不试用中药制剂

一些新冠肺炎患者前期病症较轻,但后期突然加重,甚至在短时间内死亡。多位专家表示,这些新冠肺炎危重病人死于一场突然启动的“炎症风暴”。

而关于“炎症风暴”是如何启动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了线索:“这次危重病人,他们的肠道微生态全部都是紊乱的,所以容易产生继发感染,这些患者往往不是死于病毒感染,而是死于继发细菌感染。”

2月12日,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教授周东蕊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指出,肠道微生态紊乱易导致肠道炎症与肠壁损伤,致使肠道内的细菌进入血液以及其他组织和器官,最终引发“炎症风暴”。李兰娟与周东蕊都建议,运用微生态制剂来调节肠道的细菌,让肠道的细菌保持平衡。

肠道微生态紊乱为何引发炎症风暴

“肠道与炎症风暴密切相关。”周东蕊说,肠道菌群参与多种肺部疾病,如肺炎、肺结核、支气管哮喘的发生发展,有人称之为“肠-肺”轴。

2019年,来自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的研究团队,在Nature子刊《自然-免疫学》发文论述了“肠-肺”轴的调控机制,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肠道微生物一些代谢产物,如短链脂肪酸、脱氨基酪氨酸(DAT)等,通过血液进入肺部组织,参与肺部免疫功能;二是肠道免疫细胞与免疫因子通过血液循环进入呼吸系统并参与其炎症过程。

 (肠-肺轴内的主要通讯途径。图片由作者提供)

据周东蕊介绍,肠道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在肠粘膜(免疫系统)中有许多免疫细胞,比如B细胞、T细胞、DC细胞等。“它们常常需要在肠道微生物或其代谢物的激活下,才会工作”,周东蕊说,肠道微生态发生失衡后,多种免疫细胞可能得不到刺激,导致机体免疫失衡。免疫状态失衡会降低肺部对于激素治疗的敏感性,从而加重病人危重风险。

其次就是炎症风暴。正常的免疫是保护,过度的免疫是损伤。 “当肠道细菌进入血液或其他器官,平时无害细菌就会引发炎症,并唤起免疫系统反应,对这些器官发起攻击。” 周东蕊说,当人的肌体被感染后,白细胞、淋巴细胞会分泌一种细胞因子。细胞因子就像通信兵,把分布在其他部位的白细胞和淋巴细胞都吸引到病灶组织上,杀死病毒和细菌。在这一过程中,它会释放一种炎症介质,适度的释放是正常,过度的释放后,不仅杀死了病毒、细菌,也对正常的细胞也会造成损害。

体内细菌并非越少越好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过去,常有人把这句玩笑话挂在嘴边。现在看来,或许我们要重新审视这句话了。

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气喘和过敏性体质的盛行率有明显上升的趋势。而现代医学却不能完美地解释其原因和机制。

因此,有学者开始研究人的生活环境和过敏性疾病之间的关系,从而发展成了“卫生假说”。他们认为,儿童早期到的感染越少,则日后发展出过敏性疾病的机会愈大。

周东蕊的研究小组,早在 2007 年就发现不明原因的肠炎和多种过敏性疾病的流行病学规律符合“卫生假说”。

“我们通过大量动物实验去研究这一现象,结果与我们的猜测高度一致。”周东蕊说。

她们首先分析了生活在不同清洁度环境下小鼠肠道微生态的结构组成变化,发现环境清洁度对肠道微生态有较大的影响;为了进一步研究是哪些环境因素影响了肠道微生物,她们首先将环境中大量的微生物分离出来,进行干预小鼠,结果发现单纯的增加环境微生物对小鼠肠道微生态几乎没有明显的影响;于是,她们进一步考虑到土壤有可能是重要影响因素,通过给小鼠喂食灭菌土,发现其免疫力明显高于对照组。

“因此我们认为,土壤是多种益生菌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周东蕊说。

调节肠道微生态是一个难题

李兰娟院士表示,对于新冠肺炎危重病人, “微生态的平衡、激素抗菌素要合理应用。同时要运用微生态制剂来调节肠道的细菌,让肠道的细菌保持平衡。”

但是,究竟怎么调节,效果怎样,却是一道难题。

近年来,不明原因的肠炎、腹泻等已经成为困扰现代都市人群的一个重要疾病。在临床治疗中,并无特别有效的手段,大多数是采取补充益生菌的治疗方案,而实际效果则差强人意。

周东蕊告诉记者,有一味传统中药“伏龙肝”,也称作灶心土,过去是取自农村土灶炉膛,经过长时间高温火焰灼烧,土壤已呈现外红内黄,将其过滤杂质,研磨成粉后就可以入药,主治妇人崩中、吐下血,止欬逆,止血消痈肿毒气等。

她带领研究小组,用灶心土与其他食材配伍,近三年治疗超过1000例病人,对于多种类型不明原因的肠炎有较好疗效,同时可以显著提高人体免疫力,对一些过敏性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哮喘、湿疹、荨麻疹都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


微信图片_20180628014711.jpg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