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视点

胡海鹰:最幸福时刻,是看到卫星升空戍守太空疆域

  人物小传:胡海鹰:1977年出生,2001年入党。卫星总体技术专家,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研究员、遥感卫星总体研究所所长、试验六号卫星系统等型号总设计师。曾获中科院杰出科技成就奖、中国航天基金会“航天贡献奖”、中科院“优秀共产党员”、上海市“青年科技英才”等荣誉。

  用高科技为祖国戍守好太空疆域,这是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提交入党申请书时,胡海鹰许下的心愿。

  从研究生一年级入党,到取得哈工大博士学位、入职中国科学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胡海鹰扎根航天事业15年,从一名青涩的年轻工程师,成长为经验丰富的优秀型号总设计师,在卫星系统设计、空间环境探测等方面取得了多项填补国内空白的创新成果。

  “而今,回想入党时立下的志愿深感自豪,我和团队正在一步步地实现目标。”十几年很少休假、常年出差的胡海鹰觉得,每次把自己负责的卫星送上天,看到它们取得实效,“那是我人生最幸福、最享受的时刻”。就在那一刻,他又习惯性地开始思考“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太空疆域太广阔了,身为航天人,绝不能停顿,“我们必须时刻在路上”。

  用卫星戍卫太空安全,15年间他很少连续两天在家

  伴随人类日益频繁的太空探索活动,发射升空的各类航天器越来越多,在太空中留下了大量空间碎片。

  晴朗夜空,织女星的亮度是0等,人类肉眼能够看见的最暗淡的星星亮度是6等,而这些直径一米左右的碎片,却暗淡到只有14等。它们不仅暗淡,而且漂移速度非常快,一旦以每秒十几千米的相对速度撞上正在工作的卫星、空间站,很容易导致大大小小的“太空交通事故”。

  “太空中,中国的航天器不断增多,它们的安全需要有人来戍卫。”胡海鹰说,戍卫航天器的,不是普通战士,而是拥有高技术的卫星,“这是国家的太空疆域,戍守好天上的边疆,是我们航天人的职责所在”。

  2006年,刚进入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的胡海鹰,参与了创新三号卫星的立项。这颗卫星挑战有多大?它要在3.6万千米之外,捕捉到一颗颗一闪而过的暗淡流星的精准行踪。胡海鹰说,这些目标碎片就好像海洋里的鱼,创新三号要确保看得到,并将它们管起来。

  2008年创新三号卫星研制正式立项启动,胡海鹰担任卫星的总体副主任设计师。2013年,卫星顺利发射升空,得到用户好评。一年后,年仅36岁的他出任试验六号卫星总设计师,提出由三颗星组成星座系统,以实现对空间环境的更佳探测,填补了我国在相关领域的空白。今年,他终于把三颗星全部送上了太空。

  15年来,胡海鹰先后完成了多个极具挑战性的卫星型号研制任务。为此,他一直奔波在路上,每年出差仅飞机就要坐130多趟,如果连续两天出现在家,女儿就会觉得奇怪:“爸爸,你怎么还不出差?”15年来,他始终不求名利地坚守在科研一线。同事每每提起这些,胡海鹰总是说:“比起‘两弹一星’的前辈,我们的默默无闻真不算什么。”

  不简单以权威压人,党建“法宝”凝聚团队战斗力

  目前,胡海鹰同时担任三个型号的总设计师、一个型号的总指挥,带领着一支平均年龄仅32岁的年轻团队,挑战一座又一座技术高峰。

  收入不高、工作辛苦,作为团队负责人,怎样凝聚起这支队伍?“党建是我的重要法宝。”有着20年党龄的胡海鹰说,每每将党在实践中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运用到自身的实际工作中,问题总会迎刃而解,效果显著。

  “虽然原则上是少数服从多数,但这种‘服从’不能简单粗暴,用权威和官位来硬性压制。”尽管每一个项目都面临时间紧、任务重,但胡海鹰很舍得花时间与团队成员谈心、聊天,“要把大家真正变成一条心,把力量凝聚到任务的主心骨上。”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他深刻体会到,精气神决定了一个型号队伍的战斗力,“有些任务失败,就是因为队伍垮了,内耗比什么都可怕”。

  胡海鹰办公室里的黑色皮沙发,是同事熟悉的“谈心专座”,话题从项目进展到家长里短,时间经常在一天工作结束之后,而他自己则会加班到深夜。所以,他办公室里常备一箱泡面。

  卫星研制,一旦任务立项,往往从出厂到发射的所有时间节点都已排定,团队必须按节点交付产品。因此,让胡海鹰感到最困难的,就是如何在“技术质量上精益求精”与“按时完成进度节点”之间取得平衡。

  技术攻关时常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哪怕未雨绸缪,预先谋划,可实验中难免碰到困难。既要及时查出症结所在,又要保证时间节点“后墙不倒”,只能不断挤自己的时间,除了加班连轴转,别无选择。胡海鹰说,团队中近一半都是女性,有不少都身处骨干岗位,出差加班难免与照顾家庭、教育孩子相冲突,可在任务面前,她们仍会以国家需要为重,“这就是信念的力量”。

  抢时间、带头拼,为年轻人传授经验更传递信念

  胡海鹰觉得,此生幸福感最强烈的时刻,就是看到自己负责的卫星成功升空,成为戍守太空疆域的英勇“战士”。

  “这种幸福,是吃饭、打球、谈恋爱都不能相提并论的。”虽然他喜欢打篮球,是研究院篮球俱乐部“场上最年长球员”,但内心的最大动力是为事业保持健康体魄;虽然他爱家人和孩子,可小女儿出生才三天,他抱了抱就不得不赶赴发射基地。

  投身航天事业,胡海鹰深知,“热爱是一时的,剩下的全是责任;喜悦是一刻的,剩下的全是投入”。身为团队带头人,他总是最拼的。

  有一次,一个竞标项目时间非常紧迫。为了抢时间,他带领项目团队单独包了一辆大巴车,星夜兼程,历经18个小时,于深夜11点到达目的地。答辩完成后,团队又在凌晨离开、半夜抵沪。第二天上午8点半,胡海鹰依旧准时出现在单位。这样的拼劲儿和干劲儿,无声激励着团队中的年轻人。

  胡海鹰经常对青年同事说,人生的幸福时刻不多,要格外珍惜和享受这样的时刻。正如卫星研制团队必须要有老中青的搭配,确保各个岗位都可以将经验与技术一代代传承下去,胡海鹰坚信,为国防奉献的信念也会在同频共振中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


微信图片_20180628014711.jpg

  官方微信